您的位置:
首页 > 回忆录 > 外交亲历 > 正文
孙海潮:中非共和国政变亲历记
发表时间:2016-07-29 15:54 来源:国际网
我2011年刚中非时,图瓦德拉是总理,对华极为友好。他是我在中非期间结识的四位总理中的首位,与我私人关系很好,我可随时去见他或通过电话与他联系,无话不谈。我衷心希望在图瓦德拉总统领导下,饱受战乱之苦的“非洲心脏”迅速恢复稳定,走上和平发展道路。图瓦德拉总统肩头的担子不轻……

政变频发之国再度政变

非洲许多国家,中央政府的有效管治范围仅限于首都及其附近地区,许多地方都处于无政府状态,或由部落和地方武装甚或反政府武装占领。各武装派别为争夺地盘和自然资源你争我斗,永无停歇,百姓深受其害。中非共和国,全国16个省,62万平方公里面积,460万人口,中央政府只能在首都班吉地区行使权力。独立50年来,先后发生过10次政变,未遂政变和大大小小的兵变实难统计。

2012年12月10日,主要叛军之一的“重建民主力量联盟”前领导人米歇尔·乔托迪亚在失踪多年之后重新现身,率部占领中非北部巴明吉—班戈兰省会恩代莱。多年来势不两立互不相让,不同族群和宗教信仰,武装割据占领地盘且不时发生火并的叛军成立“塞雷卡”(联盟之意)集团,向政府军发起强大攻势。

博齐泽急忙与法国总统奥朗德通电话,请求救援,要求法国驻军像2006年那样进行干预,打退叛军的进攻,至少应使其攻势缓解下来。为使法国放心,博齐泽强调说他无意修改宪法,无意在2016年任期届满后谋求连任,保证进行公正透明可信的选举。奥朗德总统发表公开讲话,称中非安全形势急剧恶化,法国将从加蓬紧急调运200名士兵加强在中非的驻军力量,但不会干预该国内部事务,驻军的使命仅是保护法国侨民和法国利益的安全。

博齐泽又紧急向老朋友乍得总统代比求救。博齐泽总统2002年政变失败逃往乍得,得到代比总统的庇护才得以重整旗鼓,2003年3月15日率领叛军攻占首都政变成功,也是在乍得军队帮助下实现的。政变后成立的总统安全卫队主要由乍得人组成,各级负责人都由乍得人担任。2010年12月,代比总统就曾派兵帮助收复被叛军攻占的上科托省会布里亚。一向友好的代比总统一反常态,仅同意向“中共体”多国部队增兵维和。

法国和乍得的态度大大鼓舞了叛军的气势,一周内即攻陷数十座城市,全国16个省份近半数落入叛军之手。中非安全形势急转直下。

12月26日,上千名班吉市民到法国使馆示威,抗议法国对中非人民遭受的苦难置若罔闻,助长和纵容“塞雷卡”叛军气焰。人们先是高呼抗议口号,进而向使馆院子扔石头,后有人翻过围墙进入使馆,向办公楼投掷石块,更有人扯下法国国旗,撕烂烧毁。法国航空公司办事处、美国驻中非使馆也遭受冲击。

美国国务院当晚宣布关闭驻中非使馆。美方解释是国务卿希拉里吸取了驻利比亚大使在班加西遇害的惨痛教训,担当不起该悲剧重演的责任,遂决定暂时关闭使馆,撤离所有美国侨民。联合国机构紧急撤离“一切非必要人员”,随后,该处负责政治事务、人道援助、儿童与难民救助等部门的300余名工作人员全部撤离。

12月28日,联合国、非盟驻中非代表团与“中共体”联合组团,分别与中非政府、反对派各政党、“塞雷卡”接触,力促停火。

29日,中部非洲多国部队从距离班吉130公里的锡布市后撤,到距离班吉75公里的达马拉市驻扎,多国部队解释后撤原因是为了便于防守,防止“塞雷卡”穿越广袤的丛林地带,绕过锡布市进攻班吉。“塞雷卡”占领区顺势前移至锡布市。多国部队与“塞雷卡”形成对峙之势。

30日,贝宁总统亚伊以非盟主席身份紧急访问中非。专机降落到班吉国际机场时,各位大使已在机场跑道上头顶烈日站立了一个多小时。亚伊总统抵达后即与博齐泽总统在机场贵宾室会谈,4个小时后乘专机返回。再次逐个与各位大使握别。亚伊总统双手紧握法国大使伸出的一只手,说非洲大陆的安全形势全面恶化,法国要担负起应有责任,连连说:“请帮助我们,请帮助我们。”我站在一旁,对非洲仍然高度依赖法国颇多感触。

法国紧急从加蓬调拨两批军人进驻中非。法军人数达600人。

31日,“中共体”执行主席、乍得总统代比发表声明,要求中非政府和叛军遵守特别峰会决议,立即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强调达马拉防线是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塞雷卡”若试图冲击这条“红线”,就是与中部非洲的10个国家为敌,将会受到无情打击。“中共体”已授权多国部队坚决阻止任何破坏停火的行为。

2013年1月11日,中部非洲共同体执行主席乍得总统代比主持峰会,中非政府、“塞雷卡”、反对派联盟数方代表签署和平协议,决定成立联合政府,“塞雷卡”方面5名人员入阁,乔托迪亚如愿出任第一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其实,“塞雷卡”的真意仍是夺权,暂时入阁只是为政变预做准备。

3月17日,联合国、欧盟、非盟、中部非洲多国部队、中非问题协调人刚果(布)总统萨苏特别代表等20多人,领土管理部长以及加入全国联合政府的5名“塞雷卡”领导人组成联合代表团,前往锡布—达马拉前线视察停火情况,并相机说服“塞雷卡”士兵按照“中共体”峰会要求集结和解除武装。双方刚进行接触,“塞雷卡”军事领导人即表现出极为强硬态度,说博齐泽总统欺骗了他们,已无必要与政府和国际社会就有关问题进行谈判,要求有关人员立即离开,并随即把一同前来的5名“塞雷卡”入阁部长扣为人质,而且分开关押,禁止他们与外界联系。为免受“塞雷卡”迫害,其他人员只好怏怏而回。

当晚,“塞雷卡”向博齐泽总统和联合政府发出为期72小时的最后通牒:政府军队不得以反对“塞雷卡”叛乱的名义欺压百姓;“塞雷卡”方面入阁部长由5人增至10人;立即吸收1000名“塞雷卡”士兵加入国家军队和安全部门,首要任务是保护“塞雷卡”入阁部长的安全;立即释放所有政治犯,特别是被捕入狱的“塞雷卡”人员;颁布总统令承认“塞雷卡”各级军事领导人的军衔并纳入国家军队;南非军队立即从班吉周边的防务驻地撤离回国;撤除亲政府民兵在达马拉至首都沿途设立的武装路障,允许2000名“塞雷卡”士兵进驻首都。若在预定期限内得不到满意答复,“塞雷卡”将进攻班吉。

3月22日,“塞雷卡”对首都发动进攻,在北部距班吉12公里处与南非军队发生冲突。班吉市民响应博齐泽总统号召,在通往首都的必经道路上筑起简易堡垒,有的手持不同形式的武器,有的举着砍刀和打猎用的原始弓箭,准备抵抗。

3月24日凌晨,南非军队因抵抗不住轮番发动的“塞雷卡”攻势,特别是不愿看到娃娃兵大量伤亡,在自己方面14个士兵阵亡37人受伤后放弃阵地。“塞雷卡”突破南非部队防区直扑班吉。达马拉方面,中部非洲多国部队未作任何抵抗,掉转枪口,让开通道,“塞雷卡”顺利地跨越多国部队反复吹嘘的坚固“红线”,浩浩荡荡地向首都开进。“塞雷卡”军队边开进边放枪,并向可疑目标放射榴弹炮,沿途简易堡垒里的普通百姓早已作鸟兽散。早7时,首都全城枪声响成一锅粥,总统府方向传来阵阵炮声,街头民众四散奔走,有人中弹倒在路旁,有车辆被击中燃烧。

中国使馆前面的烈士大道是进入市区的必由之路。使馆与中非总理府比邻而居,中间只隔一条不足3米宽的土路。正对面是班吉高级住宅区,许多外交使团和国际机构人员租住在此。斜对面是中非外交部,是使馆对外打交道最多的部门。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从早至晚,抢劫砸毁吼叫夹杂着枪声从未停止,人们肩扛手拉川流不息,不同型号的车辆满载抢劫物资向城外开去。政变士兵车辆在烈士大道上来回穿梭,随意放枪,尘土漫天。好在使馆加强了警卫,铁门紧锁,安全无虞。中资机构均遭抢劫办公室被毁,我国援建的示范农场完全毁弃,面目全非。国家遭受浩劫,普通市民也在瞬间变为强徒。

“塞雷卡”在首都大肆抢掠烧杀。街道上所有车辆均被强行征用运送抢劫物资。总统府、总理府、议会及政府各部门均遭受多轮抢劫,空无一物,运不走的大型物件多被砸毁。博齐泽总统在叛军进城前已乘坐早已备好的小飞机逃往刚果(金),再转往喀麦隆,但住处被抢劫一空后遭严重毁坏。政府要员家庭都被轮番抢劫,或被征用成为指挥部或兵营。多数官员逃到联合国代表处、中部非洲维和部队和法军营地避难,来不及逃生的官员都被抓捕。班吉市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财物被抢,稍有反抗便性命不保。人道组织公布,政变当天近200人被打死,暴尸街头。

入夜,枪弹像流星一样在头顶飞过,划出道道光痕。我们从使馆院子里先后捡到数十颗弹头。馆员宿舍的窗玻璃、发电机房顶棚的防护铁板、停放在使馆院子里的中资机构十多辆汽车,都曾被流弹击穿。

政变次日,“塞雷卡”首领乔托迪亚宣布博齐泽政权已被人民推翻,中止宪法,解散议会和政府,由他领导的“塞雷卡”组织接管国家全部权力,他已成为中非共和国新任总统。国家现处于特殊时期,一切行政和军事命令均通过总统令的形式颁布。

“中共体”峰会要求中非政变当局成立联合政府,临时议会被称为全国过渡委员会,等于实际上承认政变事实,政变领导人乔托迪亚成为过渡期国家元首。

政变后国家愈加动荡

2013年8月18日,过渡国家元首乔托迪亚宣誓就职。宣誓后,宪法法院院长把代表国家最高权力的大军官勋章——金质大十字勋章斜挂在乔托迪亚肩头,长者的衣着是一块布斜披在肩头往下缠在腰上再往下系在腿上,把一个野藤编织的盾牌和一把长刀交给国家元首,象征着元首领导人民用武力抵御外敌,少女把装着香蕉、木薯等食物的篮子交给元首,意寓人民在过渡期丰衣足食。看着这爷孙两代人的装束,我对非洲“穿衣一块布,吃饭一颗树”有了真实的理解。

8月18日和19日夜,不同制式轻重武器发出的枪声彻夜未停。断水停电较往日更加频繁,时间更长。20日下午,乔托迪亚宣誓后两天,班吉市博伊哈布、博伊纳两个城区发生激烈枪战,大批市民外出躲避。使馆门前的烈士大道上,惊恐万状的人们胡乱喊叫着朝着机场方向奔跑,场面极度混乱。我紧急与中非公共安全部长、“塞雷卡”军事负责人阿达姆通话,了解情况,答复说政府部门派出大批军事人员收缴武器,遭遇抵抗,发生枪战。前总统博齐泽逃离前向追随者发放大批武器,有人企图对政府军发动“城市游击战”。法国驻中非使馆告:“塞雷卡”士兵借收缴非法武器之机大肆抢劫,导致14人死亡,数十人受伤,近千市民到法国驻军控制的机场和法军营地寻求安全保护。这次大规模扫荡行动,既未通知中共体维和部队,也未通知法国驻军,甚至未通知军队总长,是“塞雷卡”单独行为。法国认为“塞雷卡”此举极不正常,与其说是清剿博齐泽残余分子,不如说是寻找机会抢劫。“塞雷卡”不发军饷,没有饭吃,过几天就要抢劫一次。

2013年8月27日晚8时,4000名市民占领班吉国际机场,酿成“塞雷卡”武装政变后最为严重的事件。中非是典型的内陆国家,陆路通往喀麦隆杜阿拉港口近2000公里,因路况极差难以通行。“塞雷卡”夺权后,长途运输因道路凶险而时断时续,主要靠由法国驻军控制的机场与外界联系。机场被抗议示威的群众占领,中非与外界沟通的唯一通道被切断,中非成为名副其实的孤岛。

占领机场的班吉市民称,“塞雷卡”士兵以收缴武器为名连续数日大肆抢劫,20人被枪杀。80多人受伤有的家庭被多次光顾已无法生活。占领机场的抗议者既有自发前往者,也有人在背后煽动和组织,意在向过渡政府施压。一是“塞雷卡”士兵不敢前去镇压,因为有法国士兵把守,是当前最为安全的抗议场所。二是可以制造轰动效应,引起国际注意。三是可明确表达要求法国干预中非形势的诉求。法国总统奥朗德2013年驻外使节会议讲话中要求国际社会采取切实行动,使班吉市民看到希望,受到鼓舞。奥讲话后数小时即发生了这一事件。2000多人到中国援建的友谊医院躲避。

班吉机场因有法军把守而相对安全,躲避战乱的民众前往寻求庇护,逐渐成为人数达10多万的大难民营。人们只能在几根木棍支起的塑料棚下度日,酷暑难耐,条件极其恶劣,无食无水,疾病流行,每天都有多人死亡。

2013年12月5日夜,安理会正在讨论关于中非形势的第二个决议,通过第2127号决议,法国驻军由410人增加到1600人。法国国防部把这次行动命名为“红蝴蝶行动”。与此同时,数百名装备有重武器的军事人员和自卫武装联合组成“反巴拉卡”(反镇压迫害之意)集团,在首都发起强大军事攻势。攻破监狱,解救出被关押的前军队士兵和不与政变当局合作的前政府官员,再向政变当局兵营和全国过渡委员会(临时议会)发起进攻。国家再次进入严重动荡,近千名普通市民无辜丧生。舆论称之为“反政变”或“第二次政变”。居民陷入极大惊恐,街头鲜见人迹,只见红十字会人员收拾尸体。次日早,中国使馆围墙外的草地上倒有一具女尸。

12月9日晚,法军在例行巡逻中与不明身份的持枪者相遇交火,两名法军士兵当场死亡。这是法军在中非驻军多年来首次牺牲战士的生命,舆论大哗,法国政府深陷尴尬境地。奥朗德总统对法国士兵在中非执行“危险任务”表示慰问,并放出话来:“法国不会任由一个无所作为的领导人长期执政。”

法国逼迫政变领导人下台

2014年1月9日,“中共体”10国元首第六次在乍得首都恩贾梅纳召开中非问题特别峰会,讨论中非安全形势。中非过渡元首乔托迪亚、过渡政府总理蒂昂盖伊和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恩根代被告知,必须出席会议。由于没有交通工具,代比总统先一天派出小型飞机,专门把三人接到恩贾梅纳。

法国外长法比尤斯说,中非已陷入瘫痪,必须就过渡期的许多问题做出决定,必须有所作为,使之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家。

会上,乔托迪亚异常孤立,大家都认为他应对中非安全形势日益恶化负主要责任,是一个不称职的元首。蒂昂盖伊总理的处境也不美妙,各方指责他领导的政府没有政纲,不知航向,一年来基本处于瘫痪状态,只能称之为“影子政府”,远未尽责。中非过渡政权已是“黄昏政权”,人民对生活已失去信心。在强大压力下,乔托迪亚辞去中非过渡国家元首职务,离开恩贾梅纳前往贝宁首都科托努,继续政变前的流亡生活。

2014年1月21日上午10时,中非新过渡元首选举在全国过渡委员会(临时议会,原国民议会)举行。第一轮投票未有人得到过半数票,班吉市长庞扎女士在第二轮选举中当选。

中非形势的动荡状态并未因乔托迪亚下台而改观。1月22日,庞扎女士当选过渡元首第二天,基督教民兵组织“反巴拉卡”进攻“塞雷卡”士兵营房,闯入中央监狱枪杀在押的“塞雷卡”罪犯。极端分子当街焚烧“塞雷卡”士兵尸体,人们像过狂欢节一般围观,有人出于仇恨从烧焦的尸体上割肉分食。有关照片和报道在网络上盛传。“中非出现食人族”的新闻瞬间传遍全世界。一年以后,2015年2月,再次出现暴徒打死人后开膛破肚,把五脏掏出来在镜头前炫耀的情形,再次震惊世界。

政变和此后发生的持续动荡导致极为严重的后果。全国460万人口中150万人流离失所,40万人逃往邻国,250万人亟需人道主义救助,28000儿童严重营养不良,7000儿童被强征为少年兵,2000名妇女遭受强奸或性暴力,万余人遭难。地方权力机构全面瘫痪,生产设施破坏殆尽。2013年经济下跌38%。首都机场难民营10万人滞留达一年半之久,现仍有数千人无家可归。国际恐怖组织和圣战分子趁虚而入,对地区和国际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2014年9月,根据安理会决议,联合国维和部队接管中非维和任务,仍主要是非洲军队,法军不计在内。中非安全状况略有好转,但进展不大,“人道主义灾难”依旧。

根据过渡期宪法,本应于2014年8月15日举行议会和总统选举,因局势动荡而推迟至2015年2月15日,后又两度推迟。2015年9月30日,首都班吉再度发生严重骚乱,79人死亡,300余人受伤。12月13日,中非公投通过新宪法,但选民投票率仅为38%。全国各地的投票活动均受到骚乱干扰,支持和反对公投的人在首都班吉开枪对射,5人丧生,20余人受伤。

2015年12月30日,总统和议会选举终于得以举行,30多人角逐总统职位。由于无人得票超过50%,遂决定于2016年1月底举行第二轮选举,后又推迟至2月14日。首轮选举中获票最多的两名前总理图瓦德拉和多洛盖莱竞争总统职位,前者以62.71%(695059票)的有效选票胜出。法国总统奥朗德、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非盟秘书长祖马分别致电祝贺。

新总统就任仪式于3月30日举行,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作为国家主席习近平特使出席。图瓦德拉总统在会晤张建龙时强调重视发展对华关系,希望能够早日访华。

我2011年刚中非时,图瓦德拉是总理,对华极为友好。他是我在中非期间结识的四位总理中的首位,与我私人关系很好,我可随时去见他或通过电话与他联系,无话不谈。我衷心希望在图瓦德拉总统领导下,饱受战乱之苦的“非洲心脏”迅速恢复稳定,走上和平发展道路。图瓦德拉总统肩头的担子不轻……

(作者为中国前驻中非共和国大使,文章转自世界博览)

责任编辑:王宇
分享到: 
4.55K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10-56317675 (56317500)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亮马河南路14旁1门